?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題目: txt msgs (十六個Mycroft發給Sherlock的, 和八個Mycroft發給John的短信.)
作者: infraredphaeton
大綱: Sherlock, 為什麼你告訴媽咪你和John不是在一起?
級別: PG
配對: 隱性Sherlock/John, Mycoft視角…我猜…但通篇都是他給這兩的短信…沒有對方的回覆…
A/N: Something about this fandom makes me write strange formats
原文: http://community.livejournal.com/sherlockbbc/428150.html#cutid1
授權:Uh, sure. No problem.
Could you link me to it when you're done?
infra

---

Sherlock, 你記得睡覺麼? MH

Sherlock, 別像個孩子一樣。回復。 MH

Sherlock, 媽咪想你給她打電話。 MH

Sherlock, 如果你不打那通電話的話, 我會邀請她星期日到你家吃午飯的。 MH

謝謝你, Sherlock. MH

為什麼你告訴媽咪你和John不是在一起? MH

什麼時候分手的? MH

你說那從沒有發生是什麼意思? 你確定麼? MH

不需要那麼自滿(snotty), Sherlock. 我知道你會記得。 MH

下雨了, Sherlock, 別忘了你的外套。 MH

我知道你不是八歲小孩。你只是激動起來會忘掉了。 MH

說真的, Sherlock。你認為是廚師幹的? MH

嘛, 我當然知道了。我一直監視著你呢。 MH

不, 我不會告訴你的。你樂在其中。MH

媽咪想你明天過來吃下午荼。 MH

不行, 你不可以裝病。你總是裝病。 MH



你有興趣見Sherlock的媽媽麼? MH

太好了! 四點左右帶他來劍橋路442號。 MH

他還在研究那案件? 他是不是病了? MH

真的? 是那個結帳女郎(check out girl…我不確定m哥的意思是不是這個- -), 很明顯。 MH

我確定Sherlock可以找出細節來。 MH

太好了,我會在一小時後和你們見面。 MH

我為我媽媽的行為感到抱歉,Dr. Watson。 那真是太失禮了。 Mycroft Holmes.

喔。嗯,是這樣的話,我為你和Sherlock感到高興。我會確保你們不被警方打擾的。 MH

-完-
Sherlock BBC 醫生與偵探堵車篇



醫生與偵探堵車篇
a/n: …這是我堵車時的無聊產物…- - 請當成是小劇場來看待
hw確立關係
忘了說, 文中有兩個廣東話…我是故意的, 總覺得那句要是寫成"John,你為何不坐計程車偏要坐公共汽車,你看塞車了" 會很奇怪 = =orz 關於耐心那段, 要是有人能看出弦外之音的話, 我…我就去翻譯! (被巴)

---正文---

Sherlock,叫你老哥停止戰爭,交通夠糟了。

才不要跟那個胖子說話。- SH

John,我保證這情況與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MH

你這死胖子別騷擾我的John。- SH

否則我就告訴媽咪你是怎樣對待一個退役軍人的。- SH

你在哪裡?- SH

在該死的車子裡,要不然我該死的早到達了。- JW

醫生請放心,交通沒有問題,不會延誤了你跟我弟弟的約會。- MH

John,你為何不坐的士偏要坐巴士,你看塞車了。- SH

是時候要訓練一下你的耐心了。- JW

我一直很有耐心,John你應該很清楚。- SH

我不會再說第二遍了,Mycroft。- SH

John你想吃什麼? - SH

Sherlock拜託,別說吃的。隨便吧,只要能吃就好。- JW

呼,好了,我快到了,大約…半小時後? - JW

※回程的時候※

Mycroft你又搞什麼,還沒有按發送鍵電話就響了,“John真的與我無關,Sherlock會理解的。”(電話被身邊的偵探拿走)

“你指望我理解什麼,”Sherlock的語氣很冷,“不是告訴你別私下聯絡John麼?"

“是John他…”

“還有,停止監控我們的手機, 電腦也不行。”

“Sherlock,你不是John的誰。”

“同樣的招數別用超過一次,哥哥,我以為你清楚。”說罷掛線.“短時間內他不會打擾我們了,John,放心。”

“…謝謝…”John糾結了,他的電話啊!還有別靠那麼近,我們在車上啊!

Sherlock笑了,John無力的扶額。

題目: I'm in love with a vampire

A/N: 這是我第一篇的SHERLOCK JOHN, 第一篇歌詞文, 而且是第一篇的AU, 請輕拍ORZ 103 THE GREAT GAME劇透有

PS, 這篇完全是因為被某MV刺激到才出現的,情節什麼的,因為是歌詞文所以很弱- -(是說我另一篇(還沒有放)的AU也很弱就是了- -) 斜體字是歌詞(中譯的話…以後再說- -)

沒可救藥浪漫派一名, 可是我這人一寫這種就會變得很俗…八點檔那種…雖然我根本不看- -(也沒看愛情/言情小說的習慣…同人不算)

…要是有翻譯味兒是因為我是用(文法浮雲的)英文寫的- - 以及, 要是有地方不明白的話可能是由於我這傢伙莫名的轉換了廣東話頻道… ORZ

除了SJ兩人(或者還有莫)以外, 其餘人等一概使用原文名。

那mv的連結在此: http://www.youtube.com/watch?v=3gOmrhzquiM


===


He's been waiting here a thousand years

Until I came along and he left



夏洛克不見了。在泳池事件後, 夏洛克這人就完全。徹底。的失蹤。約翰惟一能確定的是夏洛克還活著, 而且神奇地, 連一片皮也沒被擦傷。這當然是來自Mycroft的情報, 而約翰也只能從他的室友哥哥外加英國政府口中知道這件事。他不太願意透露, 而約翰明智地沒有逼供。或者他不是像夏洛克.福爾摩斯一樣是個天才, 可是約翰知道有些問題他是不能過問的。即使他真的想問。


光陰似箭, 日如月梭, 當約翰終於意識到的時候, 夏洛克已經消失了整整三個月。這三個月以來, 約翰再次的跛了。他也跟Sarah分手了, 雖然某方面上來說他們根本沒有真正的在約會, Sarah這樣說, 夏洛克總是在, 他消失了之後也跟你一起, 約翰, 活像背後靈一樣。約翰沒反駁, 他除了道歉以外也沒有什麼可以做的。Sarah搖搖頭向約翰指出, (約翰自己不知道的)一個明顯的事實, 你做出了選擇, 而那選擇不是我。以前他們約會的時候, 所有他們討論的重心, 或者約會場所, 甚至什麼菜好吃也跟夏洛克有關。約翰總是會沒來由的稱讚(或者抱怨...)他不在場的朋友。有時候夏洛克會不斷的短信攻擊, 約翰也不斷的把注意力轉到手機而不是約會上。於是他們說再見, 而約翰被留下來, 在Sarah走了沒多久以後, 靜靜的沈思著她的指控。


他開始的時候沒承認, 但他清楚知道她說的沒錯。他的確是把夏洛克看得比什麼都重要; 這是很可怕的發現, 不是因為意識到自己是個GAY, 而是他才知道自己愛上了那個消失了三個月也全無音訊的夏洛克, 這混蛋甚至連自己的網站也沒更新。約翰愈想愈氣, 彷彿回應他的怨氣, 他的腿又痛起來。


「約翰? 外面有位先生說他認識你, 他還堅持非要見你不可, 你願意和他見面麼還是我應該把他趕走?」Mrs Hudson溫柔的問, 她從夏洛克沒有跟約翰一起回家那天起就一直這樣對待他, 而約翰也從沒抗議這種把他當成小孩子的行為。看在老天份上, 又不是我的家人死了! 約翰心裡抱怨了一下, 但他明白房東只是表示關心, 所以從沒抱這話說出口。


「他有留下姓名麼, Mrs Hudson?」約翰小心翼翼的問, 莫理亞蒂事件對他造成了影響, 像戰爭一樣, 留下了一些他沒法去忽視可是也沒力去處理的影響: 他不再敢跟陌生人談話, 即使Mycroft告訴他莫理亞蒂已經死掉了, 這混帳仍然有些下屬。約翰對那些人的身分什麼的都不知情, 可是小心為上比較安全。


「他告訴我他名叫Benedict Sigerson(*1)。你認識這人麼?」


「不認識, 可是要是你希望的話, Mrs Hudson, 請讓他上來吧, 轉移一下我的注意力會不錯。」約翰沒有說他到底要從把注意力從什麼事當中轉換, 可是房東太太看起來很清楚, 因為她在下樓前像個母親安慰受傷的孩子一樣, 吻了吻醫生的前額。


時間過了十分鐘以上, 但房東太太仍然不見蹤影, 連腳步聲也沒有, 約翰直覺認為有事情發生了, 於是他衝下樓, 希望搞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在他到達客廳之後, 他第一眼就看到那個男人…老人, Benedict Sigerson, 那個告訴房東他認識約翰的傢伙。Sigerson很無辜的站在走廊, 而房東太太躺在地上, 明顯地是暈過去了。


在Sigerson注意到約翰之後, 他抬起頭來說, 「別擔心, 華生醫生, 我相信她只是…過於激動了。」約翰皺眉, 北歐口音, 因為他從軍時有遇過, 所以他認得。然後這是個老人, 目測大概跟約翰的身高差不多, 可能要再矮一點。身上穿著一件很老舊的外套, 可能是他的孩子或者孫子們的二手貨。這真古怪, 約翰想, 但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地方讓他覺得很古怪。


「發生什麼事了?」約翰問,Sigerson聳肩, 「我也不清楚啊, 醫生, 我只是對她說『謝謝你讓我進門』, 你也知道的, 現在這時代… 對於她這類老女士來說這樣做是有一定的風險的。她一下子就暈過去了, 她摔破了茶杯, 就在那邊, 所以你最好小心別踏到那些碎片了。」Sigerson指了指房東身體附近的地板, 約翰照著他指的方向一看,看到上面有杯子的碎片。



「噢不…她愛死那個了。無論你來的目的是什麼, Sigerson先生, 你已經造成了可怕的後果了。」(這句怪怪的…我原本寫的是you make a terrible mess already.) 約翰指控, 抬起頭好瞪著Sigerson, 然後發現原先站在那邊的Sigerson不見了, 取以代之的是夏洛克.福爾摩斯就在那邊微笑著看著約翰。


約翰驚訝的張開嘴巴, (*2)「夏洛克? 你跑了去哪裡了? 你知道房東太太有多擔心麼?」


夏洛克輕輕笑了, 「是的約翰, 我很清楚會這樣, 可是我需要去解決莫理亞蒂的黨羽。昨天我才終於把最後一人處理好, 所以我今天就來見你了。」


「所以Mycroft打死也不願意告訴我你的行蹤, 他知道的是吧?」


夏洛克點頭, 「沒錯。…約翰我有些事一定要告訴你。」 (I have a conffession to make...怎麼感覺不一樣…- -) 他們說著上了樓上的起居室。


約翰坐下來, 挑起眼眉, 「你要結婚了。」他得到的是對方的一聲噴氣。(SNORT…)「我保證絕對不是這樣, 約翰, 是完全不一樣的事情。」



約翰向後靠, 「好吧, 我在聽著。」


夏洛克把手指交叉, 「約翰, 答應我你會聽完我要說的話而不插嘴, 那怕接下來的話讓你覺得很瘋狂也一樣。」


約翰壞笑, 「根遽某些說法, 你的確瘋狂。」 (you are crazy, according to some...)


夏洛克輕輕的笑了下, 但很快的認真起來, 「我希望我能找到更好的方式告訴你, 約翰, 可是我過去沒有經歷過同類的事, 因此我沒辦法參考以往的經驗。所以我決定簡單的說了: 約翰我不是人類, 事實上我是隻吸血鬼。」


約翰眨眨眼, 「像…Lestat(*3)那種?」



夏洛克皺眉, 「抱歉?」



約翰搖搖頭, 「喔, 沒關係。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已經上千歲了, 吸血來維持生命, 還有一所大屋?」


夏洛克挑眉,「我沒有上千歲, 約翰。我也不認識任何同族有那麼長壽, 技術上應該會有那麼長壽的, 可能只是我不清楚。至於吸血的問題, 讓我這樣說吧 , 我留在BARTS是有原因的。」



約翰呻吟, 喃喃自語, 「我該死的就知道。」然後用正常的聲線說, 「但你的確擁有一所大屋。」


「要是你指的是我長大那裡, 是的, 但那不是我的, Mycroft才是擁有者。再說, 留在那邊太無聊了, 所以我就搬出來倫敦了 - 你現在明白為何Mycroft要監視我了,約翰。」


約翰非常冷靜, 即使他很好奇夏洛克是怎麼知道這裡有鏡頭的; 但他知道夏洛克會覺得那是很明顯的事兒, 再說, 那根本不重要。「為何你不告訴我?」


夏洛克哼了哼, 「要我怎樣告訴你, 約翰? 『順便說一句, 我不是人類』?你要明白, 約翰, 這不是能隨便提起的話題。」


約翰搖頭, 「你誤會我的意思了, 夏洛克, 我指的不是這個。」夏洛克一臉迷茫的盯著他。約翰笑了笑, 站起來, 「我問的是你怎麼不告訴我你之前的三個月跑去哪裡, 做了什麼, 在這個時間點我比較好奇這個而對你的種族沒太大的興趣。」


He said he could never be with me

Cause time will never change what he is



夏洛克搖著頭, 「約翰你不明白, 我不能夠留在這裡, 我…」他抿唇, 「如果我留下,我會對你的性命造成威脅, 你對我來說太重要了, 約翰。我不能讓這情況發生。」


約翰舔舔唇笑了, 他的笑容中有某種東西使夏洛克盯著他, 「有什麼好笑的?」


「你想到每件事, 夏洛克, 像以往一樣。可是你忘記了, 我什麼也沒有說過。」


夏洛克嘆氣, 「你還能說什麼? 你不會, 你不能跟一隻黑暗的, 會吸血的生物同處一室, 而且上述的生物還對自己的室友有不健康的迷戀。你一定得離開, 約翰, 在一切變得太遲以前…你一定在我對你造成任何傷害以前離開。」 光聽他的語氣你會認為他快哭了, 他的表情卻仍然保持平靜, 他灰藍色的眼珠直直的看向約翰藍色的雙眼中。


約翰搖頭, 這是他能從夏洛克口中得到的, 最接近那三個字的表白了。但他的確說了, 以他自己的方式。


And we never kiss

Because he can't resist temptation



「你是個笨蛋, 夏洛克。」約翰說完, 輕輕的吻夏洛克的臉頰。


夏洛克眨眼, 挑眉, 「約翰你到底對『我是個危險生物』這句話的哪部分不理解? 我都處理好了, Mycroft會幫你找所好屋子, 你一旦決定離開就能搬過去。你會喜歡它的, 約翰, 那屋子不錯, 一切你喜歡的…」約翰不知道哪部分更糟糕, 是夏洛克預期約翰會離開他還是他準備了所有事--可是這倒是在預計之內, 畢竟這傢伙是夏洛克.福爾摩斯--但約翰決定他不需要再聽下去了, 於是他拉著夏洛克的衣領把他拉低好親吻他的唇。


夏洛克在明白約翰計畫做什麼的時候顫抖著避開他。他搖頭, 閉上雙眼, 「約翰, 拜託, 別這樣做, 你會受傷的。」


約翰開口, 但夏洛克比他更快, 「我說的不光是你跟我扯上關係的話你就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冒險這種事, 而是像莫理亞蒂一樣的人會利用你來對付我, 我不想看到那種事再發生了, 約翰。」


約翰笑出聲, 夏洛克疑惑, 張開雙眼, 「什麼?」


約翰搖搖頭,「首先, 我進來貝克街221b時那一刻起就和你扯上關係了, 所以我早就在, 用你的話說『拿自己的性命冒險』了。其次, 我記得你告訴我莫理亞蒂已經被你解決了, 即使以後有人想用我來對付你, 別擔心, 夏洛克, 我好歹也是進過軍隊的人, 再說, 你不會讓那種事發生的。」


夏洛克抿嘴,「沒錯, 我不會讓這種事發生在你身上, 約翰, 我能保證這個, 但這不是問題的重心。」


「你不想親我, 因為你怕一旦這樣做了的話, 你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本能咬我的頸? 忘記它, 夏洛克, 你真的這樣做的話我也不會死掉, 我能應付少量的血液流失。」


But who can turn away

From the chance to taste salvation



夏洛克不希望約翰被扯進來是有原因的, 他亦這樣告訴約翰了。即使他清楚知道約翰曾經入伍而且掛彩過, 那種傷跟被一頭吸血生物吸血仍然是有分別的--不幸的夏洛克自己就是那種生物。


但出於某種原因, 他的自控能力並沒有他想的那麼強 -- 至少跟約翰.華生有關的話就會變弱 -- 這就是為何當夏洛克回過神來的時候, 他已經一口咬在約翰的頸上並吞了滿口的鮮血。即使他仍然很餓, 他知道他再多吸一點的話他就會無意中把約翰會殺死, 因此夏洛克強迫自己後退。


「約翰, 約翰, 我很抱歉…我……我最好下去看看我們的房東怎樣了。」夏洛克結巴著逃逸, 他跑太快了, 所以他沒辦法聽到約翰在他背後喃喃的說著, 「笨蛋。」並跟在夏洛克背後。


他們下樓之後就發現他們家的房東已經自己醒來, 對著他們微笑, 「喔, 夏洛克, 你前三個月快把我嚇死了。約翰擔心死你了, 你知道, 雖然他安慰我的時候隱藏得很好, 但女人總會知道。可是夏洛克現在回來了,你就能跟失眠道別了, 約翰。」後半部分是對約翰說的, 夏洛克很快的轉身盯著他。


約翰無辜的笑了, 「我以為你會留意到, 你在想什麼?」


夏洛克沒回答, 只是盯著約翰頸上的傷口看, 約翰反射性的摸了摸傷口, 「喔那個啊, 沒什麼, 我經歷過更糟的。再說, 現在已經開始痊癒了, 我覺得跟你的口水有點關係, 夏洛克, 否則一般來說應該不會痊癒得那麼快。」


Mrs Hudson輕鬆的打破他們的緊繃, 「好吧, 既然夏洛克回來了我就可以去美國探望我的姪女了。我會離開三個月, 夏洛克,別炸了我的屋子; 約翰, 照顧你自己, 好嘛?」


他們條件反射地點頭, Mrs Hudson笑了笑拿起她的行李, 約翰之前沒注意到, 但理所當然地夏洛克早就留意到了。她揮手跟他們道別之後上了計程車跑了。


約翰眨眼, 他目前惟一能做的事情就只有這個。「她剛剛跑掉了?」聽來很蠢他知道, 即使他的室友不是夏洛克.福爾摩斯這句話也很蠢, 但夏洛克現在關注的是完全別的事情。「你什麼時候又失眠了? 我以為你很早以前就停止失眠了。」


「從我在醫院醒來發現你不見了那時開始吧, 我不記得了。」夏洛克挑眉, 「我早先看到你的時候, 你走的時候一跛一跛。」約翰滿面笑容, 「可是你仍然想推開我, 我原本以為你會對我仁慈一點, 考慮到我們是朋友什麼的, 看來我錯了。」


夏洛克皺眉, 他不喜歡約翰臉上掛著的苦笑, 感覺就像有人在燒他的心一樣, 莫理亞蒂有件事說對了: 夏洛克的確有心, 而且那心在約翰身上。四個月前夏洛克會嘲笑這個主意, 但現在他除了承認之外別無選擇。


He's got a heart make out of stone

He said I better off alone

But my one desire

Is to feel the fire

I'm in love with a vampire



夏洛克知道要安慰約翰的惟一可行的方法是, 告訴約翰他之前說的不是那個意思, 可是他的確想推開約翰。當他的大腦還在思考該怎樣做的時候, 他的心已經自己行動了。夏洛克向前走一步, 緊緊的抱著約翰, 直到柩感覺到約翰緊繃的身體和嗅到他洗髮水的味道, 夏洛克才知道自己無意識的做了什麼, 但他仍然抱緊不放, 最終約翰放鬆, 把頭埋在夏洛克的肩膀上。


「你跟Sarah分手了。」不是一般人會在這種情況下說的話題, 但這傢伙是夏洛克.福爾摩斯, 約翰早就對此習以為常了。「她跟我分手了。(*4)她說我們不適合, 而且她怪責你…呃, 確切的說是怪我們兩人。」約翰聳肩, 「反正是類似這樣的。」他不打算告訴夏洛克Sarah說過的話, 反正說了他也不會在意。


「什麼我不會在意?」夏洛克皺眉, 約翰嚇了一跳, 「你偷看我的思想?夏洛克!」該死, 他忘記了吸血鬼是該死的讀心者, 他應該更小心一點的。


「一般來說我不需要這樣做。但在你問之前, 不, 我沒有看你的思想, 你只是想得太大聲了。而且你的表情往往會出賣你的思緒。」夏洛克無辜的笑著回答。


約翰挑眉, 「是嘛? 那麼我現在想的是什麼?」


夏洛克裂嘴而笑, 「我們能解決那個。」 回應約翰沒說出口的句子。


When I sleep I dream of golden eyes

And skins that colder than ice

When I wake he takes me by surprise

Cause he's been watching me all night



「夏洛克, 夏洛克, 不, 不, 不, 不!!!!!!!!!!! 你敢碰他的話我就殺了你。 夏洛克!!!!!!!!!!!!!! 」

(*5)


夏洛克張開眼睛, 皺眉頭。「約翰? 約翰, 約翰, 醒來, 約翰!」 約翰突地坐起來, 有幾秒鐘他光坐在床上眨著眼, 然後看到夏洛克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在床邊, 抓著他的手。約翰沒辦法阻止自己, 他笑起來, 感覺太像在醫院醒來了。「夏洛克, 我沒有,」又一聲笑聲,「我沒有受傷。你可以停止一臉擔憂的看著我。」


「你做了惡夢。」夏洛克說, 沒等約翰時間反應過來就繼續說, 「而那個夢跟我有關, 泳池裡。」約翰點頭, 抹了抹臉, 「嗯, 是啊。現在你知道為何我會失眠了, 要麼我一整晚都不能成眠, 要麼我會做著這類的夢然後再把我弄醒。」他聳肩, 沉重的嘆口氣並試著起床, 可是夏洛克按著他, 「睡吧醫生, 你需要睡覺。」


夏洛克聲音裡有某種東西使約翰照著他說的做了, 在約翰能說一句話以前他就已經再次入睡了。夏洛克看了他一陣子然後給Mycroft一個短信。 『別再看著我們, Mycroft。還有我希望你把昨天的記錄刪除了。 - SH』 Mycroft很快的回應, 『只是在做我應該做的事, Sherly。別擔心那條片段只有我跟媽咪才會看到。- MH」『你不會這樣做。否則我就對媽媽說你那些習慣, 還有別叫我Sherly。- SH』『Fine. - MH 』

(*6)


過了好幾個鐘頭約翰才再次醒枇。他疑問的眨眼。「你睡得很沉。」夏洛克看著約翰說。「三個月以來最好的一覺。」約翰回應。「Good.」


And he could read my mind

He see how much I wanna change

I hold my breath until the day

There's nothing in my veins



約翰沉思, 距離夏洛克回家已經過了…將近一個月了, 但約翰沒看到夏洛克吃過任何東西。他難道不會肚餓? 還是他覺得約翰看到他那副食相之後會嚇到跑走?


「閉嘴, 約翰。」夏洛克的聲音從沙發的方向傳來。



「我什麼也沒有說。」約翰反駁。



「你在思考。我不餓, 約翰, 而且你之前也看過我進食的樣子, 所以你的推論是不合邏輯的。」


約翰安靜了, 他知道夏洛克有能力看到別人的心聲, 但這…



「我告訴過你我從來不需要這樣做, 約翰。」



「那麼你是怎樣…」



夏洛克嘆口氣, 「因為我看到。一開始你盯著我, 然後視線轉移到食物上 -- 因此我知道你在想我有很幾天沒吃過任何東西了 -- 然後你無意識的摸著頸項, 或更確切地說是我給你的那個傷口上 -- 現在你記起我是個吸血鬼, 至於餘下的, 」他聳肩, 「你的表情已經把我要知道的都告訴我了。」 (*7)


「好吧, 好吧, 你一眼就能看穿我, 我明白了。」 夏洛克假笑, 「這不是真的。」約翰知道他在夏洛克身邊的時候根本不會有任何秘密, 那個男人是個天才而他在自己的領域發揮得可好了。約翰不明白的是為何夏洛克對他思考的另一部分內容不作任何評論。


「他們會覺得你是個怪胎。」夏洛克說, 約翰有一秒很疑惑, 然後明白夏洛克是在對約翰想的另一部分發表意見。他聳肩, 「他們早就這樣覺得了, 沒什麼大不了的。」


「你永遠也不能再正常的過活的, 約翰, 考慮一下那樣。」約翰壞笑, 「再次的, 從我認識你的那天起我就注定不能有正常的生活。所有…」他沒說下去, 他本來要說的是他知道的一切都跟夏洛克有關, 但他不想說出口。


夏洛克皺眉, 「即使你被無數的人警告你應該要離我遠一點, 你卻做了完全相反的行動, 為何?」 「我想我單純只是被吸引到了。」約翰得意的笑著回答。


夏洛克眨眨眼, 「為何我們會在討論這個?」約翰無辜的笑著, 「你開始的。」


「天啊, 約翰, 而你還疑惑為何我不把任何人變成吸血鬼。」


約翰歪歪頭, 「這是個很簡單的問題, 夏洛克, 你要我做你的同族呢, 還是不要?」(*8)


He's everything I wanna be

And I can feel him changing me



「約翰? 你沒事吧?」Sarah擔心的問, 約翰一臉無辜的微笑, 「我感覺很好Sarah, 怎麼回事?」


「你在兩小時內把今天所有預約的病人都見完了, 今天不會再有新病人過來看病了。」Sarah回應, 一臉驚訝。


「所以今天只有…十個病人要看?」約翰好奇的問, 「事實上是四十四個, 而且每個人離開的時候都帶著笑容, 你做了什麼?」


約翰眨眼, 該死的他忘了, 夏洛克上星期告訴過他的事。「吸血鬼比起一般人類能處理更多的事, 約翰, 我們比凡人移動得更快, 而對某些同族來說, 會有種不能抗拒的魅力, 一旦你變成血族… 你是人類的時候街上的人已經會注意你了, 你變成血族的話你的魅力可能會增加…或者減少, 這不能確定。」


而約翰完全忘記了! 他在心中詛咒自己並給Sarah一個歉意的笑容, 「抱歉, 沒注意到。」 Sarah挑眉, 有一陣子她似乎想說些什麼, 但她只是要約翰回家, 因為已經沒有東西要做了。約翰遵照她的話做了。


「夏洛克?你做了什麼?」 約翰一回家就聽到一個他不認識的女人的聲音問著。夏洛克用他的男中音回答, 「我把約翰變成血族了, 母親, 我相信Mycroft,」這裡他頓了頓, 「已經告訴妳了。」


約翰終於上到起居室, 看到夏洛克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一邊回答那名陌生的女人, 約翰猜她是福爾摩斯太太, 一面瞪著Mycroft。「喔抱歉, 別管我, 我現在就回自己的房間, 你們好好談。」他轉身想回自己房間, 但夏洛克很快的起身抓著他的手腕, 「約翰你盡管留在這裡, 我們討論的是你。」


「很高興見到你, 約翰, 我在聽了夏洛克說了那麼多關於你的事以後就一直想見你。」福爾摩斯太太這樣說, 「你可以叫我雅典娜。」(*9) 她說完朝約翰使了個眼色。約翰記得夏洛克在他們剛剛認識時也做過。(*10) 他感覺到在他身旁的夏洛克立刻全身緊繃, 捉緊約翰的手。「母親, 停止這樣做, 約翰是跟我一起的。」(*11)


福爾摩斯太太微笑了, 「總是充滿保護慾, 好吧, 既然約翰回家了我們就該走了, Mycroft, 別打擾這對小倆口了。」 「是的媽媽。」Mycroft非常聽話的跟著他媽媽離開。


約翰眨眼, 「哇走得可真快。」夏洛克凝視著他, 「為何你會這麼早就回來了?」


「我解決了我的工作, 所以Sarah放我回家。」


「她有發現麼?」


「她覺得有事不對勁, 但我不認為她會知道原因。除了這事跟你有關之外。」他尖銳的指出。(*12)


夏洛克笑了。「樓上?」


「Oh god, yes.」


But my one desire is to feel the fire

I'm in love with a vampire



Fin



---我是含劇透的附注分格線---


1. …我知道很荒謬, 但我一開始就希望把福爾摩斯在原著裡假死三年時用的名字放出來, 然後我忘了(後期發現作者根本沒有交代)SIGERSON有沒有名字, 所以我就偷了BC的…感覺不錯而且跟夏洛克裝成的老人氣質頗合, 我知道這名字是個奇怪的混合, 所以請假裝SIGERSON是個英國(…還是BENEDICT這名字是德國/意大利的?- -)和挪威的混血兒…或者別的什麼…ORZ



2. 我決定讓約翰保持清醒, 而不是暈倒, 雖然我很愛那場景可是感覺不太適合這版的華生…很早之前我就覺得BBC要是真有最後一案和空屋的話, 約翰絕對不會暈倒- -



3. 夜訪裡的角色, 感覺這個比較符合夏洛克的氣質, 而且我總覺得這傢伙應該會知道德古拉是誰- =



4. 原本寫的是you broke up with Sarah. She broke up with me.…分別是誰主動提出分手…好吧是我太奇怪了…- -



5. 這句沒辦法, 只能把英文放上來…中文完全不是那個味道 - = "Sherlock, Sherlock, no, no, no, NO! I WILL kill you if you touch him. SHERLOCK!" …我承認那句你敢碰他我就殺了你是從lotr裡偷的= = 約翰要是說這句的話可有氣勢了有沒有!



6. …也是一樣, 英文的好像比較像…好吧文法什麼的就別管了… 文法超弱

"Stop watching us, Mycroft. And I hope you have delete the recording of yesterday. - SH"

"Just doing my job, Sherly. Don't worry it would just between me and mommy. - MH"

"No you would not, or I would tell mother about your habit. And don't call me Sherly. - SH"

"Fine. - MH"



7. 好吧, 這是嘗試學原著一樣讓夏洛克把約翰的想法推理出來, 一開始沒什麼問題, 不是真的那麼難, 可是當我發現我要解釋為何夏洛克會知道約翰覺得夏洛克認為約翰看到他的食相之後會跑走(…好長的句子= =)的時候, 我一秒放棄了, 因為我真心不知道啊!!! …請假裝對夏洛克來說是很合邏輯的估計(夏洛克: 我不做估計)…好吧那麼, 推理出約翰的思考方式 (簡單來說就是夏洛克太了解約翰了(被打)



8. you gonna turn me or not 求對吸血鬼有認識的親們告訴我這該怎樣說... 就是把人類轉換成吸血鬼那個詞…我曾經知道的可是我忘了… (反正一定不是初擁(被打



9.好吧我是不知道有什麼名字能符合一個聰明而美麗的女人…所以… 雅典娜女神您不會介意吧= =? (喂)



10.…關於這個, 我承認我是被某篇同人給影響到了- -|||



11. John's with me .… 怎麼中文老是感覺很怪… 可能是我中文太差了= =orz



12. She suspect something was wrong, but I doubt she'd know the reason. Expect it had something to do with you.…再次的發現自己的中文不行= =


完結後的a/n: …我知道那結局很草率…可是就是寫不下去了- -orz
Are We Now or Have We Ever Been

原文連結:http://lc2l.livejournal.com/582.html

授權:Hey, you messaged me with a request to translate one of my fics. It wouldn't let me reply, so just commenting to let you know that that's fine and it would be awesome if you could send me a link when it's posted somewhere (: Thanks L

Fandom: BBC Sherlock

配對: Sherlock/John

劇透: Episode 1 and 2

Prompt: 還記得在盲眼的銀行家裡夏洛克邀請約翰跟他約會那一幕嘛? 在那幕跟夏洛克介紹約翰是他朋友之間。我相信夏洛克很了解他愛上了約翰,而他是認真想跟約翰約會的,所以我想要一個遲鈍的約翰和快被氣死的夏洛克。


Notes : prompt by anonymous here: http://sherlockbbc-fic.livejournal.com/575.html?

thread=335167#t335167

T/N: 感謝SY上kangtacaty姑娘的推薦!


———


書籍。夏洛克不清楚世界上有多少書籍—他有一度大約能確定但那些該死的混蛋一直在寫新的—但他知道目前在他公寓裡的書籍數量是屬於“真的太多了”的範疇。


我們的公寓,他更正自己。


一本所有人(任何人)都擁有的書本(只不過不是所有人,很明顯,約翰似乎沒擁有任何書本,甚至一本也沒有)。一本現在應該會出現了三次的書籍, 分別從Van Coon和Galbraith家中搜集回來的書箱裡, 還有一本在夏洛克的書架上某個角落。


他沒有任何實質的進展,他需要新的線,同一模式(紋路)中更多的部分。某處有頭狗在吠,房東太太在樓下思考,而這裡實在有太多書籍了。


並不是聖經,除非那個我是某種只有那兩人才會明白的隱藏信息(那種的可能性很低可是不是沒可能,所以像別的暫時不能刪除的字一樣他把那個字記下來。)


「我需要新鮮空氣,咱們今晚出去。」第一部分只是個公式,因為約翰似乎覺得解釋是很重要的而夏洛克需要做約翰希望他做的事情。那才是這種事能成功的方法,至少是在他的認知裡。


「事實上我。。呃…有個約會。」


夏洛克希望約翰停止在說話時加上沒意義的聲音了,這是個荒謬的習慣,亦會拖延重要信息的傳播,更不要提這總是會害夏洛克從他專注的事情上分心。約翰要麼是沒發現夏洛克的對此的不滿,要麼就是沒像夏洛克一樣研究過關於人際關係的資料。


然後他想起約翰說他有約會並疑惑他是什麼時候問的,還有為何他會對此毫無印象。「什麼?」


約翰看起來很疑惑(而如果夏洛克忘記了他們有約會的話這大概就是他困惑的原因。)「你懂的,兩個互相喜歡的人出門享受在一起的時光?」這可能是約翰想跟他約會的意思。


不太可能可是不是完全沒可能,夏洛克知道約翰有些怪怪的習慣。「我就是這個意思。」他同意。


「才不是。」


這對話在繞圈子。夏洛克建議約會,約翰說他今晚有約了。夏洛克拉長對話,嘗試搞明白為什麼這事不是需要兩者的同意。


「至少我希望不是。」約翰微笑著補充,夏洛克不太明白他在笑什麼,直到他向上看並集中在約翰的臉上。


約翰的左邊臉頰有個模糊的口紅印。一生人第一次,夏洛克希望自己的推理是錯誤的。「你打算帶她去哪裡?」


在約翰沒所謂的說出「戲院」時很難保持鎮定。彷彿出軌是件很普通的事,即使夏洛克知道也沒所謂。


夏洛克知道在長期關係(原文的字眼更接近婚姻,及,所有的關係的英文都是relationship)裡出軌很常見,但他從未認為約翰是那種人。


「無聊,」他說,「沉悶,沒新意。」有誰會在能跟夏洛克福爾摩斯去查與中國雜技團有關的案件時還在想著要帶個女生去看電影?


他從口袋中找出信封。「為什麼你不嘗試一下這個?」他輕鬆的建議,因為如果他也在場的話就不算是出軌了,對吧?他知道情侶的規則指他應該因為約翰出軌而跟他分手,但他真的不想這樣做(即使這使他的心有些奇怪的感覺和他不太清楚有沒有科學原因解釋的輕微痛感。) 所以他得找法子繞過去。畢竟法律也必須遷就環境。


「只會在倫敦留一天。」


約翰的目光移向信封,一副他沒見過這東西的表情,那大概就是表示他真的沒見過而夏洛克明白他未來應該早一點提出約會。


「謝謝,但我不會找你要約會建議。」


不會,夏洛克想,你找我(的目的)約會。


雖然他們到目前為止並不是約會過很多次,但約翰似乎很享受之前的約會。上次他甚至擺脫了那枝枴杖。


他用自己的名字預訂了兩張門票並在約翰走開的時候再回頭預約第三張。


這會像個三人行,他想。這種關係上可不能算成偷情,再說他也一直對這種事情到底是怎樣安排的感到好奇。


*


直到他站在劇場的陰影處看著約翰和他的醫生同伴站在一起時他才了解到約翰真的約了一個女生外出。即使他已經在跟夏洛克在一起了,即使夏洛克對三人行完全沒興趣。


「我想不是了,」約翰說,「我們只有預約兩張門票。」


「然後我回頭再替自己多要一張。」夏洛克解釋,從陰影處走出來看向約翰帶來的醫生。他向她伸手認為她比較平凡但約翰還沒有對他提過性這回事,而要是這能加快速度的話,夏洛克會很願意配合。


「我是夏洛克。」


她看來很驚訝看到他,但約翰今天的口才實在不怎樣,放出混亂的訊號並且一如往常的使夏洛克快氣死。「你好,」她說。


「你好。」他回應,因為這是適當的回應而且他只是為了約翰的緣故保持禮貌—即使約翰沒有這樣做。


然後他走開了知道約翰會跟上來(他總會跟上)而他需要私人空間。


「你連給我一晚的空間也不行?」


約翰指控。


夏洛克確定這種關係可不是這樣運作的。你可不能夠因為看到某個漂亮的女醫生而休息一天。


取而代之的,他解釋關於雜技團的理論,希望約翰會再誇他。


約翰沒說。「拜託夏洛克,乖一點。」他用那種語氣說,那種大部分人用來叫夏洛克死開的語氣。


夏洛克吞下他的憤怒並用最簡短的句子解釋完問題。不該是這樣,跟約翰相處不該像現在這樣困難和尷尬而約翰本應不會用這種「這個難搞的萬事通」的眼神看著他。


「我只是需要快速的看一下環境。」他說,等待約翰自願跟他一起去那麼他們就能找個小小的黑暗角落,那麼那個醫生就會等到不耐煩而離開。(案子去死吧,約翰本身就是一個更難搞謎題還有更好的獎品。)


「你做那個,」約翰說。「我會帶莎拉去飲酒。」


不。不對,這不該是這樣的。他發短訊說「過來。」而約翰過來。事情該是這樣的,這才是他們的相處方式。「我需要你幫助。」他咬牙說,想著要是夏洛克直接吻他的話約翰會不會懂他的意思。


「我今晚關注的重點可不是這個。」


「那麼你關注什麼?」夏洛克逼問。


「你在說笑吧,」約翰說,彷彿夏洛克會在約會途中使這麼。。這麼幼稚的事情。


「有什麼那麼重要?」


「夏洛克,我現在可是在約會。」


約翰低語,彷彿夏洛克不知道一樣,但他希望約翰能停止朝三暮四好好的決定他到底是要跟夏洛克在樓梯間約會留下那個醫生;還是把他們全部人拉到一個尷尬的三人行裡。「你想我去抓某個殺手而我嘗試。。。」


他頓著,這很討厭因為夏洛克很想搞清楚約翰到底想幹什麼。「什麼?」


「而我嘗試跟莎莉親熱。」約翰大聲清楚的說到,完全沒提到夏洛克或者三人行。


所以他被背叛了。約翰看來完全不覺得愧疚,就像在一個關係中(在剛開始沒多久的時候)有一晚休息是完全正當的,夏洛克現在不知道他能做什麼。


他走開了,還有案子要查。


他不能跟約翰分手。他從。。他不記得他有跟任何人保持那麼長的關係。約翰是他的。他的朋友,他的伴侶(原文用的是partner..感覺上這裡有伴侶+搭檔兩個意思)。


*


他無法抗拒在表演中途顯擺一下土自己的聰明的慾望,但約翰沒有再稱讚他了。事實上,每次他跟約翰說話他也會嘆一口氣,彷彿他之前忘記了夏洛克的存在。


夏洛克留下他們走向後台。


用噴漆跟一個拿著劍的中國人打架正符合他的心情。


他被踢中臉頰,並向後退到觀眾聚集的地方而突然約翰出現了(因為他一直都在)把夏洛克的襲擊者推開完全不顧及自己的安危。夏洛克沒氣力叫著他,叫約翰該死的走開因為他可能會受傷而他不能夠受傷,受傷是夏洛克的工作一部分。


然後那個醫生—莎拉—用鐵管擊倒那男人並把他從約翰身邊推開。


夏洛克想他最終會對她有好感的。


可是在他們跑走的時候是她握住約翰的手,而他對她的少數好感立刻蕩然無存。她只是一個偷別人男友的女人。


但約翰還活著。最重要的是約翰還活著。


*


她在餘下的晚上跟著他們,害自己被綁架被威脅,而約翰要(再次)冒著生命危險去救她(因為夏洛克太慢了。如果人們別開槍打他的話會比較好。)


「你是什麼意思,」夏洛克問,在他們送她回家並回到公寓裡和上百本他不再需要搜索的書籍。「那句你告訴她下次約會不會像這次一樣?」


約翰把椅子上的書本移開好坐下來。「嘛,」他慢慢的說。「大部分的約會也不會像這樣。一般來說應該更浪漫而沒有那麼暴力。無論如何,她說她不會再跟我約會了所以—」


夏洛克坐在一大棟的書本上。「你跟我的所有約會也是這樣子的。」他指出。


約翰抬頭看著他。「夏洛克。。。我沒有跟你約會過。」


「你當然有。一次是追計程車,一次你為了救我的命特射殺了一個人而我得到免費的毛毯。喔,還有夜裡在火車軌那次。」


「嗯,」約翰說,像平常一樣發出討厭的聲音因為夏洛克完全不知道為何他看起來很困惑。「夏洛克,那些。。它們不是約會,那是案子。」


夏洛克很可能是倫敦裡最聰明的人可是這句話花了他一段時間去搞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它們當然是約會。我們喜歡對方,我們外出享受相處的時光。」


「我們有好幾次差點被殺!」


夏洛克回想一天他沒有用差點沒命來打發時間,但他認為約翰比較想聽到自省的話(對伴侶來說這很重要,因為要是約翰死掉了他胸口那種怪怪的痛感就會跑回來)。「沒錯,」他同意。「但我們都沒有死掉而且我剛剛決定你不被允許死。」


有一陣子他的嘴巴只是開開合合。「不被允許死 ?」


「不行。」夏洛克同意,即使他痛恨重複。「因為我認為我會想念你,而那會讓我很難集中精神,而我一旦不專注的話很容易失敗。不准再胡亂的衝向拿著劍的中國人了。」


夏洛克仔細的觀察約翰結巴著回答,臉色泛紅。「你不能命令我做什麼,」他最終這樣說,「我是說,我們並沒有在約會。要是我們在約會的話我會知道的。」


「我不確定,」夏洛克指出。「你有時候可以算是個遲鈍的笨蛋。」


「是的,」約翰說。「我的意思是不。我不是笨蛋而且我們沒有在約會。要約會的話需要兩者都知情。約會的話有很多事情是需要問的。」


夏洛克微微的皺眉,重新檢視他搜集到的證據。「我們明顯顯示出約會中的症狀,」他指出。「我這個結論完全符合邏輯。」


「我們根本沒接吻過!」


「那是必須的麼?」夏洛克問,約翰點頭,夏洛克走過去試驗性的吻約翰的唇。這很。。有趣。約翰的唇感覺起來比看起來的更粗糙,夏洛克或許應該幫約翰買潤唇膏。「現在我們是在約會了麼?」


約翰沒好氣的攤手,但他的臉頰比平時更紅。「夏洛克,」他大聲的說。「你願意跟我約會麼?」


這個答案相對於夏洛克認定的謎團來說顯得太簡單了。「我有跟你出門過。」


約翰長嘆。「不。」他疲倦的說,「不,你沒有。我們沒有在約會。我們可以開始約會,你想跟我約會麼?」


「好?」他回應,猜想這問題會不會有陷阱。


「好極。」約翰伸出雙手抓著他的頭,拉著他向前再吻一次,只是這次他的唇分開了並且牽涉到他們的舌頭。


夏洛克一直覺得這看起來很不舒適,而且很不衛生。他很驚訝的發現這種事做起來還不錯。


約翰後退時他們都在喘氣,而夏洛克的心臟跳得活像你剛剛跑完天台一樣。(他有一剎那認為,或許這個更好)


「現在咱們就在約會了。」約翰喘不過氣地說,而明顯地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


床上被書本埋藏了,約翰說服夏洛克到公園散步然後把他推到背靠樹吻他,那很怪異不舒服和喔很好千萬別停。他有一下子忘記了分析這檔事,但接著他瞄到旁邊的垃圾桶有份報紙而下一刻他就知道失蹤的鑽石在哪裡,於是他們多跑過幾個天台,跟拿刀子的高大男人們打架,再在後巷親熱,並跌跌撞撞,帶著一身的汗水和其他人的鮮血回家。


*


夏洛克告訴約翰他把鑽石還回去,但既然沒半個人知道鑽石在他們手上他就私藏了。他現在是在戀愛關係裡,而直到目前為止他所有關於這種關係也提到某種時刻他會需要用上鑽石。


*


他們把書燒掉。


完結

———


好了,吐糟時間。天知道我翻的時候可是拼命忍住在旁邊吐糟的衝動。。。這裡的夏洛克還真是典型的山羊男。。。別扭得要死。。。還有,打死他都不會跟你說心裡話反而用些莫名的暗示來表示好感。。真是夠了。。。有好幾段我很同情偵探,可這傢伙接下來又會做出一些你想打死他的推理。。要是約翰知道他在想什麼真不知是該氣還是該笑。。。遠
Minds Like Ours Dream Up

大綱:John can't write up the case until he finds out why. He needs to write their story true.

原文連結: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22639?view_adult=true

授權:BlackEyedGirl Hello, I'm sorry about the late reply to this, but if you'd still like to translate the fic, you've very welcome to. I'm really glad you enjoyed it :)

分級: 成人

配對:Sherlock Holmes/John Watson

出場角色:John Watson , Mycroft Holmes , Greg Lestrade ,Sherlock Holmes

Additional Tags: Post Reichenbach

---

MINDS LIKE OURS DREAM UP

BlackEyedGirl


約翰離開了貝克街但沒辦法離開倫敦。他從一個六十歲左右的老男人裡租了一個房間,對方看著約翰(單身,從沒結婚,不吸煙,沒有寵物)認為他是個單身漢。約翰並沒有糾正他。

他帶著一大堆書籍,滿滿一箱的衣服和那台裝著夏洛克的案件記錄的手提電腦搬家。(自從那事情發生之後他只更新了一次,只是讓他們知道無論其他人怎麼說,約翰知道真相。他打破了夏洛克要他做的第三個,也是最後一個要求,但他知道我已經做了前兩個要求。我留在遠處,我看著你,而你反正也不是真的打算騙我,你知道我永遠不會相信這謊言的。)

約翰沒辦法完成那篇文章。我的博客作家,夏洛克這樣說,而約翰不能讓那部分的自己死去,暫時不能。他沒完成他們的故事。

*

約翰有時候覺得他在夢遊。

他盡可能上晚班,連著上好幾班,同時處理急症案件,餘下的數小時掙扎著回家。他失去了對時間的感覺,他甚至有時候乘地鐵時會發現自己已經離目的地三個站遠。

他轉頭坐回頭車回去。他沒喝酒,他也沒有拿起槍。

約翰在自己的房間裡聞到煙味兒,覺得有東西被動過了。艾拉告訴他這是經歷這種事的人的正常反應。他告訴她這就是他搬走的原因。夏洛克從來沒有在這邊待過,一般來說這該會更容易去分辨出什麼被動過。夏洛克會在這裡圍繞一個圈,到處嗅聞,並告訴約翰至少三個不可思義的關於上一任房客的事實,還有約翰為何會選擇這房間而不是他以前看過的房間。

而約翰會告訴他,如果他能,他選擇這房間的原因是因為這是他找到的第一個空房間,而且他需要遠離貝克街。

Mrs Hudson一開始每天打電話給他,然後停止了。「時間,」她說,「我們需要的是時間,sweetheart.」

當他鼓起勇氣去見她,她拍拍他的手臂,而他向他微笑,但沒有像她說的去看夏洛克的東西。

夏洛克不在了,那些東西看起來就只是一堆紙和一大堆的化學用品以及在火爐上的頭骨。

一旦夏洛克不在了,所有的這些也沒有意義。

*

當第一次在大街上被人問關於夏洛克的問題時,約翰往他們的臉上揍。他應該擔心的,大概,現在他對於這些問題的第一反應是暴力的。但在他揮動拳頭時從手指傳來的刺痛感是他自從夏洛克跳樓後第一次真實的感覺,所以約翰盯住那些血並任由別人拉走他。

Lestrade搖著頭把那報告消滅了。「約翰,你不能一直這樣,你得—」

約翰甩掉那只手走回家。他不覺得自己能忍受坐計程車。

當他回家後,約翰試著開口。「我今天見過Lestrade了。他說我不能遇到每個拿你說事的人就揍上去。他說要是這樣的話我至少要把半個倫敦的人都揍。但我會的,你知道,要是你要求的話。」

沒有人回應。

*

約翰拿出照片。他站在巴兹外面,就在當天他站的位置上,舉著鏡頭瞄準想像中的夏洛克。他照著夏洛克掉落的畫面,當時約翰正全速衝向他。約翰仔細的研究所有的角度。

Molly有天看見他這樣做,那天他趁著診所的午飯時間過來。她抿緊雙唇,扭著雙手。「約翰,」她說,「他不會希望—」

「我不在乎他可能會希望什麼。」

她像早已預料這個回應一樣點頭,然後走開了。她沒有提出要談一下。

約翰做了模型,顯示大樓的高度和夏洛克有短暫時間消失在約翰眼前的情況。對一個奇蹟來說,那個時間不夠長。他把代表夏洛克的小人放在大樓模型上,約翰小人放在下面的地上。他把整段對話重複,希望找出線索,找出夏洛克以後會指出來的(「你聽到了,約翰,可是你沒有接收到。」),而約翰忽略了的線索。他把夏洛克小人放到地上,一下子看到從夏洛克黑色的頭髮裡流出來的血,在他的頭附近圍繞,他蒼白的臉頰和他清澈的雙眼模糊著消失光芒。約翰看過屍體。

在他次天早上醒來的時候,兩隻小人毫髮無傷的靠在墻邊。約翰不記得自己有移動過它們。

*

他買了無數張小提琴音樂的唱片,想要找出夏洛克之前演奏過的那首樂曲。他知道這樣子不會有太大成功的可能,知道夏洛克可能演奏任何類型的樂曲,甚至可能在演奏其中一首夏洛克在暴風雨下作的曲,但每一晚約翰的房間都會被小提琴的聲音包圍,可是沒有一個小提琴有發出過像夏洛克拉的一樣尖銳的粗糙。

在一個星期二的早上三時,他打電話給Mycroft,後者接電話說, 「那是Brahms (巴哈?)作的FAE奏鳴曲,他本來寫的是為小提琴和鋼琴合奏用的,所以你才找不到,你只聽過小提琴的部分。」

他在電話裡聽到微弱的樂聲。他抓到那個聲音,那個絕望的每次夏洛克也會該死的用力奏出來的音符。 他掛線。

*

約翰有天跟艾拉說,「有時候他會嚇死我。有一次他。他在我的咖啡下藥,至少我是這樣認為的。他因為自己被嚇到了,就對我進行幻覺實驗只是想證明自己沒有失去理智。」

「那麼這讓—」

「別問我覺得怎樣。我當時很生氣,當然我會生氣,但我明白他為何要這樣做,至少大致上明白。對他來說這樣符合邏輯,對他來說一切都有邏輯,即使對我們大部分人來說那邏輯並不明顯。」

「你認為這是導致你一直想要把他的死亡弄清楚的原因麼?」

「你覺得這就是原因?」約翰挑戰。

「我認為嘗試解釋沒辦法改變的結果是很正常的事,」艾拉回答。「事出突然,而且太戲劇法,所以你當然想去理解這事情。」

「我試圖了解他。我會—假如我有二十年的時間我也不一定能完全的了解他。但我想了解他。而這一定有個理由,無論如何,因為光是他的名譽並不足以讓他做這個決定。我才是會為名聲之類的事情擔心的人。夏洛克想的是謎團,還有他比其他人都聰明,特別是跟Mycroft 和—」

「而且他擔心你。」

約翰遲疑。「我不—是的,我想也是。他總是試著在我們吵架之後跟我和好。我不確定他對其他人會不會這樣做。」

在泳池裡,當莫理亞蒂第一次離開的時候,夏洛克沒辦法隱藏他聲音中的害怕,還有他把炸藥從約翰身上拿走之後的放鬆。在艾琳的家裡,約翰被槍指著頭那次也一樣。夏洛克當然在乎。而要是可以的話,約翰很願意拿可怕的夢境,黑暗中的幻覺怪物跟現在這個夏洛克從未到過,可是又被夏洛克的偽靈魂環繞的房間交換。如果夏洛克能回來的話他願意什麼都不要。什麼都可以,他對漠不關心的天空說,只要你能活著。

*

他被拼修復一次而他再沒有動力再自我修復了。夏洛克說無論如何也過來,夏洛克說可能有危險而約翰跟上。 約翰再次跟隨他再拿起手槍向著夏洛克跑去的黑暗中的影子瞄準。約翰容許夏洛克說把手給我和過來,就這樣他讓自己被修補。

哈莉又笑又哭的說「你把自己修補好了。」

「不」

「是你做的,約翰,跟—別做同樣的事。」

「什麼?」

「別看不起自己。你不光對他有意義」

光明的傳遞者,夏洛克說。

大部分時間裡這就足夠了。因為夏洛克在所有相關的方面也像他想到的一樣厲害。但有些日子裡夏洛克轉頭會看到約翰在人群中而那會讓夏洛克有疑問。有時候他們兩人在屋子裡夏洛克仍然有疑問。他並不了解所有的事而他厭倦了和自己說話且他覺得約翰是他全世界惟一的朋友。他需要約翰。所以無論約翰是或者曾經對夏洛克意味著什麼,感覺上那是最重要的事情可是現在已經結束了。

約翰給哈莉一個臨別擁抱,保證會照顧自己。

他回房間的時候說,「你看,這才是非福爾摩斯家的兄弟姊妹之間的相處方式。她擔心我,即使她清楚擔心幫不上忙。她覺得我對你太好了。在那方面來說她錯得離譜。」

房間一片寂靜,感覺上有人在聽他說話,彷彿約翰只要轉頭就能看到夏洛克把雙手放到下巴之下,思索著約翰的解釋一樣。但約翰只是坐在桌前盯住電腦上閃爍的浮標。

*

約翰不知道他為什麼會找Mycroft。他猜他是生氣了,而Mycroft是最有可能讓他生氣的對象。他的心理治療師沒在意這些情緒失控問題再說她也不在乎。

但Mycroft在意。

他關心的方式或者跟其他人不一樣但當約翰衝口而出的時候他向後縮了縮,「你一定會注意到一些先兆。我不認為他是這種人但一定有什麼—」有什麼能解釋的。

「那不是自殺。」Mycroft小心翼翼的說。

「莫理亞蒂那時候已經死掉了,」約翰回應。「所以要是背後有什麼偉大的福爾摩斯式的原因的話,拜託告訴我因為我一如往常的該死的不能理解。」

「把你自己置於瞄準別人的子彈前,」Mycroft解釋,「這並不是自殺。」

「那該死的根本不能—」

「三枚子彈。你自己,Mrs Hudson,Lestrade探長。不是福爾摩斯式的原因,約翰。他在自己跟你們三人之間做出了選擇,而出於某種原因他覺得你們更應該活著。我不得不說我不能理解他這個結論是如何得出的。」

約翰經過長期訓練把那句侮辱的話無視了。他說,「告訴我那些槍手的事。」

「約翰。」

「告訴我。」

Mycroft 把檔案攤在他前面—夏洛克最後的案子,還沒有完成。Mycroft說,「我們囚禁了在你家裡面那個槍手。他知道的不多,但也足夠來使用了,你有興趣知道我們到目前為止的資訊嘛?」

這個,約翰想,這就是他一直在等待的事。

*

讓夏洛克來的話他會更快,但夏洛克不在。約翰看著Mycroft 交給他的檔案。他做了更多的模型。 有人接近到能看到約翰—那就是線索。Lestrade會收到電話,而Mrs Hudson 是下一個。那個最後的通話不一定能阻止槍手的命令但約翰還是往那方向考慮。

他拿起那份檔案到蘇格蘭場並把它放在Lestrade 的前面。

「他在這辦公室裡有安排內鬼。」

「約翰,請坐下再說。」

「他在這裡安排了一個槍手指著你而我之前卻在思考他是怎樣從窗外瞄準的,但他不需要這樣做不是麼?他只需要在這裡安插一個人。」約翰向警局方向示意。

Lestrade 坐下拿出一個檔案夾。「我也很在意,你知道的。他們把夏洛克幫忙的案子重新看過但他們找不到疑點。我們都知道他們不會找到的。我們都知道他們後來出現的說法是湖綠的。但他們得跳很大一步才能從這個解釋跳—」

約翰不驚訝他們多了觀眾。裡面包括Donovan 和Anderson。

約翰打開檔案夾。裡面有辦公室的槍手進來時候的照片。有更多的照片是他曾經在三個東歐國家以假身分被拘捕的記錄,而那些本來的記錄都被消除了。「不是跳躍,」約翰說。「莫理亞蒂在裡面有內應。我會建議你嘗試找出他。」

Anderson抗議,「莫理亞蒂不存在,那只是—」

「莫理亞蒂在天台自殺了。證明此事的證據即使對你來說都夠多了。」約翰看向Lestrade。「夏洛克被告知外面有三個槍手,一個瞄準我,一個在屋子裡,還有一個瞄準你。他確保他們不會發射子彈。是因為這樣他才不能在這裡為自己辯護。」

「約翰。。。」那是Sally,兩手伸出,嘗試讓他冷靜下來。

「我很肯定你們只是做了你們認為最好的事。你們只是在盡本份。但你們錯了,你們全部錯了,而就因為這樣—要是你們是對的是另一回事,而他死掉了。那幾乎是一個勝利,是吧?或者你們是錯的,但他還生存。他不會介意的—那只證明他一直也是對的,而他最喜歡這樣。只是這次你們錯了,而他死掉了,而那是沒有人能—算了。無論如何,這是我不能原諒的。」

「約翰。」這次是Lestrade。「要是這句話有用的話,我也不能原諒我自己。在某個時候開始他太專注是自身的問題甚至讓他覺得我也會相信。」

「約翰。」

「找出這些照片中的男人。當你找到的時候,你們的警長應該上電視告訴所有人夏洛克絕對不是騙子。」

約翰回到房間開始記筆記。他在椅子上睡著了,而當他在大半夜醒來,筆和記事本都在桌子上而不是被堆在雙手下。約翰沒有說出他的名字,即使房間裡只有他一個人。

*

約翰在俱樂部裡Mycroft的前面坐下說,「我只是需要知道—」

Mycroft坐下,像以前一樣無法估計,只是他已不再是這樣了。約翰疑惑於夏洛克知不知道他跳下來之後會造成的影響。他疑惑於要是夏洛克知道從那天開始Mycroft就沒有對上約翰的雙眼的話會不會感到安慰,英國政府如常運作,但夏洛克的哥哥再也不是從前的樣子。

「有時候我會覺得—」約翰說著。「有時候我覺得他在屋子裡。而我只想知道。。。告訴我他沒可能這樣做。」

Mycroft雙手在椅子扶手上動了動。「我的弟弟很聰明。如果有任何人能夠—但有屍體。我有過一個。。一個希望,但也只是這樣。一個微小的希望。」

那跟希望有奇蹟發生並沒有太大分別。約翰點頭,留下Mycroft 沉溺在自己的思緒中。

當他回到屋子裡,窗口被霧氣沾濕而約翰能看到有指尖壓上去的痕跡—三個小小的點。他拿放大鏡出來觀察它們,但沒有看到指紋。

約翰望向天花板。 如果這是—我不相信鬼魂,我也不相信你不會不明白這樣很殘忍,但如果這是你的話那麼請你。。要麼回來,要麼離開。別這樣做。而如果這不是他,如果這是有人假裝成他的話那麼。。。我會找到你而且我會殺死你。」

沒有聲音,而屋子裡的氣氛也沒有改變。 當他第二天早上起床時,一切都沒有改變,而約翰不知道該不該感到欣慰。

*

Lestrade短信他:醫學難題。過來看看。Greg

約翰過去了,不是因為他覺得這有幫助,而是因為他不過去的話Leatrade又會出現在他的門前。

約翰檢查受害者。

「毒藥。」

「從哪裡進入體內的?」

約翰拿起那男人的手。

「從指甲下。試著隱藏傷口可是你能看到—」

他們被一陣猛烈的叫聲打斷了。Lestrade 抬頭。

「Anderson,我以為你控制好那頭小狗了?」

Anderson抱著小狗出現在門外。「我的工作不包括照顧動物。」

「當他們是證據的時候就是你的工作,而且牠可能跟謀殺案有關。」

Anderson 放鬆了小狗,牠穿過房間向著屍體哭泣。約翰抱起牠。

「Hello。」

「約翰,」Lestrade說,「你不應該就—」

小狗咬住約翰的衣袖,磨著牙。「沒關係的。」約翰回應。

他們把那動物帶回蘇格蘭場而屍體被轉移到停屍間。他們還沒有找到確實的死因,而小狗身上有證據的可能性還在,或者牠碰到毒藥也有可能。

Anderson 喃喃的說那狗可能曾經吃自己的主人。

約翰沒有指出這是動物需要生存時會做的事。

沒有人來認領屍體。

一個女人帶回清理了證據的小狗回來。她說,「他不能作為寵物。拒絕社交,被留下跟屍體待在一起,又跟人類不熟悉。」

約翰知道他的回應太快了。

「我來照顧他。」

Anderson 和Lestrade 轉身互望而約翰很討厭他們臉上的表情。他看著小狗,一隻小小的斗牛犬。

Lestrade 小心的開口。「你新搬進的屋子裡能養狗麼?是說你打算怎麼叫牠?」

約翰讓自己的回應帶著諷刺,「喔,當然是夏洛克了,還能是什麼?他該死的已經有名字了,你們這些笨蛋。」 約翰搖了搖狗牌子 。「Hello格萊斯頓,跟我來吧。」格萊斯頓咬了咬約翰的手指,然後用鼻子蹭蹭,彷彿他不能決定到底要把約翰吃掉還是要愛上他。

「而現在你有一隻狗。」約翰進門的時候聽到。「那一點也不老套。難怪他們那麼擔憂。」

「是的,謝謝你。」他回應那個想像中的聲音。「想要一些配伴並沒有什麼不對。我們有人是不會把頭骨當朋友的。」

格萊斯頓高興的吠叫著,然後去破壞毛衣。這總比自言自語強。

*

診所門前有個女性露宿者坐在梯級上。約翰掙扎著,現在這是常事,是要避開她(太大的提醒了。)還是要走向她(你是他的人麼?你知道麼?) 並為了安撫自己的內疚感他把五元放在她的杯裡同時大部的走著。

她抓住他的手臂。「你沒有瘋掉。」

「什麼? 不好意思,你說什麼?」

「你該知道。你沒瘋掉。」

那一點也起不到安慰作用。

*

在這種地方你真的不該養狗的,而房東先生在約翰解釋說這是短期的,朋友出事了之後短暫的同情他。但在一星期後他的耐心開始用盡了,特別是格萊斯頓夜裡會不高興的吠叫又會咬沒有人看管的傢俱而且只要放著牠不理,即使只有數分鐘牠也會有新狀況。

然後Mrs Hudson打電話來了,傷心的。「又有人過來了。」

「過去幹嘛?喔,你指的是租客?」

「過來看房子時一直在問關於他的事。我想告訴他們滾開,但我不能讓屋子空著。我收到更奇怪的東西。我有告訴你花朵的事麼?」

「沒有。」

「一個女人,漂亮的女人,留下玫瑰花在門前。我還沒有提那個把一瓶威士忌和一堆帽子留下的男人,而我只是—」

「我也想念他。仍然。」

「你當然會了。誰說這是會結束的?」

約翰想著他處理的案子,證據填補了所有空置的空間,只是要幫一個無法幫忙的男人的名譽。

人們把帽子留在貝克街的台階上。他問「你對狗的感覺如何?」

*

他在一個潮濕的星期二裡搬回貝克街,夏洛克的東西仍然在睡房。約翰沒有碰它們。

他到自己的房間裡拿出行李,把報紙放在咖啡桌中間。他沒有用那張桌子。

墻上的子彈孔被隱藏了,但約翰仍然看到痕跡。

他帶著手提電腦到下面的咖啡室,被Susan,午飯時接更的店員以溫暖的方式打招呼。她說,「我們沒有人相信那是真的,你知道。在我們見過他工作時的樣子後不會。」

約翰去中菜館時吃到免費餐,而他無論走到哪裡也有人告訴他,他們很高興他回來了。他們還會說他們從來沒有相信那些謠言。他們很清楚夏洛克為他們做了很多。

約翰試著微笑回應。他說,「是的,我也知道。」

而他們會靠近點問,「所以?」

「所以我決定要證明這點。」

*

Mycroft請他喝酒。「你體重下降了。你最近沒有吃飯。」

「但你現在打算請我喝酒。」

「我不是醫生。」

「的確。你知道嘛,我曾經想過從夏洛克死去後你就不會管我。」約翰強調死去兩個字,他只會在Mycroft 面前才會這樣說話。有時候他這樣做只是想看著對方向後縮的反應。約翰在這一切發生以前沒發現自己有這一面—夏洛克就夠殘酷了而約翰可以單純享受這種行為而引起的混亂。 在這之前,當然了,他入侵了阿富汗並發展出沒有血他就會不知所措的病來。這樣看來他一直都有展現這一面的潛力。

Mycroft 說,「你在找槍手們。」

「是的。」

「為什麼?」

「因為他不能。因為—」

「為何?」

「因為他不應該做出這種決定,行了吧?因為我根本不該離開!因為他—在最後關頭我相信他是個混蛋。我以為他就是他刻意裝出來的機械化的樣子而我離開了他。如果我留下—」約翰站起來,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站起身的。

「你會死掉。」Mycroft 說。「而夏洛克會帶著那失敗活下去。」他把重音放在活下去這三個字上,約翰肯定他是故意的。

「那也比這樣要好。」

「或者吧。」Mycroft 毫無悔意的回應。「但他不會這樣認為。我相信他認為你比較能處理好。」

「沒有人。。。」

「三枚子彈,」Mycroft 說。

「你,Lestrade 和Mrs Hudson。他發了短信給Molly Hopper 然後他打電話給你。」

「Mycroft。」

「沒有人拿槍指著我,」他說, 「而他也沒有找過我。如果你要找一個理由來責備自己的話,約翰,那麼他對你在乎到寧願自己死去也不願失去你會是個好理由。這才是真正的該死的秘密而莫理亞蒂不需要我告訴他這點。」

「Mycroft。」約翰重新坐下,喝了一口酒。


「沒有人能夠持槍靠近你而你。。你們的關係算不上親密。」

Mycroft聳聳肩,「我本可以幫助他的。可是他沒有問。」

「他不信任你。」

「不。」Mycroft 喝著酒。

他也不信任約翰,而約翰希望他能說這是夏洛克的錯誤,但他也沒辦法想到一個能讓他們四人都安然走出這局面的辦法。即使他不像夏洛克一樣只有好幾分鐘時間思考,即使他已為此想了好幾個月,約翰仍然沒辦法解決這個問題。他本不該離開的。他該告訴夏洛克把其他人帶到安全的地方但他們得一起面對。他有很多話該跟夏洛克說。

Mycroft 交給約翰另一份檔案。「囚室裡的間諜。搞定它。」

*

他卡著了。所有的證據都在但他不能有條理的處理好。夏洛克會回到他內心的宮殿去但約翰從沒有學會那種技巧。取而代之的,他在屋子裡閒逛發現自己走到夏洛克的房間裡。

約翰打開小提琴的箱子,碰觸沉默的弦線。他看向第一個箱子。 裡面有頭骨和一條藍色的圍巾。約翰懷疑Mrs Hudson 打包時並沒有刻意的分類。他也不會這樣做。

約翰拿著頭骨來到起居室,把它放回壁爐上。火爐有太長的時間沒有被使用所以屋子有點冷。約翰把圍巾圍繞著脖子。他喂了格萊斯頓並向他靠近, 「試著自己找東西玩一陣子。別再破壞更多的衣服了,我有事情要做。」

約翰拿出他的手提電腦坐在第二張椅子上。他看著頭骨。「如果你聽過這個故事的話就打斷我。一名諮詢偵探和一個諮詢罪犯的智力比拼,用所有的東西做賭注。一個能讓這變得有意義的解決方式。和一個說出最後故事的人。」

頭骨沒回應。約翰對它笑了笑,開始打字。

*

用了好幾星期。他把所有能找到的證據都用上。 他賄賂流浪網路裡還會跟他說話的人,而更多的證據開始浮上來。距離夏洛克的死亡已經過了一年零三個月加六天了,他已經準備好說出這個故事。 他點擊發送,等待,同時有數千個已經忘記這網站的人收到網站更新的電郵通知,不夠十五分鐘,Lestrade 打電話來。「約翰。」

「是?」

「約翰,這裡有一些是警方的證物,你不該有辦法靠近它們。而有些—我不知道你見鬼的是從哪裡得知最新的被捕人士資料的。」

「人們會告訴我事情。他們相信我。」

「那不代表你能。。。」

「他們是錯的。他們都錯了而平常我會說,你知道,一個死人的名譽和暴露警方在案件中做出的錯誤。。人們應該相信警方的能力。但這是夏洛克,而他需要。。我得把最後的故事寫出來。」

「約翰。」

「你的部分還可以。即使Anderson 和Donovan 也一樣。他們只是盡自己的本份,我不希望這事會影響到我們。我不希望任何人覺得我在刻意的賣弄。但他們都錯了,即使沒有人在乎,即使到最後只有我們兩人會看它。。。這需要被說出來。」

「好吧,」Lestrade 說。「好吧。讓我過來跟你聊聊好吧?你提供的線索有些我們能夠跟進。」

有一些線索已經開始有回報了。他們在犯下更小的罪行時被抓到,而更早以前的罪證浮現。曾經把夏洛克包圍的網子現在有很多重要的部分都失去了。約翰認為Mycroft有份幫逝者做事。

*

即使已經過了一年多了,人們開始打電話來問他問題。有人邀請約翰上電視解釋那事,解釋他的發現。他拒絕了—他這輩子已經受夠攝影機了—但他做了幾次電話訪問。

他在網站上做了一次直播的聊天室。他多寫了一篇博客,好回應最常被問到的跟進問題。

他沒機會看到警察處長在電視上公開道歉,但Lestrade 打電話通知約翰所有夏洛克接觸過的案子都被重新檢查過而沒有一宗出現不同的結果。

他們出門喝啤酒,Lestrade 跟約翰碰杯。「非官方正式地,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對的。內部沒有人打算寫一封反對你的博客的聲明。我只能做到這樣了,抱歉。」

約翰笑了。「公眾的意見回到他那邊了。我認為他會更喜歡新蘇格蘭場的正式聲明。不好意思。」

Lestrade 也笑了。「你大概是對的。」

約翰不敢確定。夏洛克的驕傲一直都很奇怪。他聲稱他不在意別人怎麼看他,只要他還能進入案發現場就行。但約翰也記得

夏洛克在計程車上反駁「業餘人士」的說法那次。

可是,那不是別人,說那話的是約翰。大概這中間有分別。

*

時值一月,正在下雨,因此約翰忙於把自己弄乾而沒有留意多了一陣上樓的腳步聲。Mrs Hudson 在門邊對他說,

「約翰,親愛的,你能不能下樓去幫忙看看燈泡?他們聲稱燈泡在閃爍,但我上星期才找人檢查過。」

起居室傳來咳嗽聲。「燈泡本來就是他們破壞的,他們試著把兩條電線插在一個插座上。他們擔心你會趕走他們所以他們裝成對你的粗心大意很憤怒。這是個犯罪而不是防禦場景。( It’s an offence rather than defence scenario.)」夏洛克看著他們。

「Hello。」

Mrs Hudson 深吸一口氣,她的手放在心臟位置。

約翰轉身走向廚房。

他緩緩的呼吸,像他學到的這樣。他把雙手放上櫃台,而當他的腳不能再維持他的體重時,他讓自己坐在地上。他的雙手在本來的位置而他的膝蓋撞到杯櫃,裡面曾經放滿了烤焗的廚具,但除了被用來做實驗以外它們沒有任何用途。他的頭靠在櫃子的門上,盯住地板的裂縫看,一個月前他們之中有人把盤子掉落地上造成的。

約翰聽到那隻長腿鬼魂響亮的腳步聲穿過屋子接近他。夏洛克蹲在他身後。

約翰試著轉頭,好把夏洛克(活著,呼吸著)留在視線範圍之內同時看向Mrs Hudson 。「請妳告訴我你也能看到他可以吧?」

夏洛克輕輕的出聲而無論Mrs Hudson 有沒有點頭也不重要因為夏洛克的臉頰靠著約翰的背。

「你沒有瘋掉。」

約翰想了想。「如果你是個幻覺,你第一句就會是這個不是麼?而如果你不是幻影,那麼你就是一個假死了超過一年,餘下我們為你哀悼,而我不知道我到底還能不能夠相信你說的話。」

「我很抱歉。」夏洛克輕聲說。他的雙手環繞著約翰,抓得更緊,彷彿他打算跟約翰同步呼吸一樣。然後,「你的反應跟我

預期不一樣。」

「是嗎? 你預期我的反應是什麼?」

夏洛克講述,「百分之六十的機會你會打我,百分之十五的機會你會因震驚而導致暈倒。只有百分之五的機會你會做出我無法預計的反應。就這樣。」

「很抱歉讓你失望了。」約翰說。

「你不是。。。」夏洛克的手指輕拍著約翰的手臂,帶著忙亂的節奏。「我需要讓你安全。」

「而你認為自己做得不錯,是吧?」

「他是隻蜘蛛,」夏洛克回應,「而那裡有個網,而且網的數量太多而我不能—」他咳了聲。「我不能,我很累而且我—」

約翰在夏洛克的懷抱裡轉身看著他。他呼一口氣。

「天啊,夏洛克。」約翰站起身。「你過來這邊好嘛?」他半抱著夏洛克到沙發上,退後一步看著他。夏洛克的下顎有條在很差的痊癒環境下形成的疤痕,他的頭髮被理髮師弄得很亂。他更瘦了,他停著呼吸而且他的雙手都在抖。他說,「我抓到莫蘭了。明天報紙就會報導。嚴格來說他並不是最後一個但他是最後一個重要的。還有我很抱歉但你告訴過我—」

「我告訴過你什麼?」

夏洛克輕輕的說,「朋友會互相保護。」

約翰忍不住。他笑了。約翰在把夏洛克叫成機器之後告訴他這個的,在他沒能發現他只是被故意從他該待著的地方裡引開之後。無論如何那是真的。

格萊斯頓在約翰的腳邊繞圈子,吠了吠,夏洛克伸手輕拍狗兒的頭。

「Hello。我沒見過你。」格萊斯頓嗅了嗅夏洛克的手指並試圖咬他裇衫的衣袖。

最終他做了決定並用爪子抓著地板直到約翰受不了抱他上沙發為止。

夏洛克再輕輕的拍打他,格萊斯頓在他身旁捲成一團。對他來說世界並不複雜。

Mrs Hudson 吸了吸鼻子說道,「我去煮茶。」她很快的向前吻了吻夏洛克的額頭。「我很快回來。」

約翰坐下。「告訴我你是怎樣做到的?」

夏洛克嘆氣。「Molly。」

「你—你在打電話給我之前發了短信給她。」

「是的。讓她知道我第一個計畫沒有成功所以我得用第二個計畫。她令人欽佩的完成了任務。」他歪頭正視約翰雙眼。「她想我告訴你。但我需要確定你—」

約翰想了想要不要對Molly 生氣,但這並沒有任何意義。約翰不能為了她維持著她對夏洛克的承諾而討厭她,即使那承諾看來有多麼的不合理。對夏洛克來說那很重要,而他想得沒錯。約翰在沒有動力的情況下會做得更差。

夏洛克告訴他們餘下的故事,他的聲音隨著他的故事慢下來。他講到最後的部分—莫蘭—手中的茶杯掉落。約翰及時接著它。「好吧,試著睡一覺,好嘛? 餘下的故事可以明天再說,對吧?」

Mrs Hudson 揮手要他們離開,她的雙眼濕潤。她說,「我們明早見。」夏洛克對她點點頭。他用一隻手半擁抱著她。約翰看著他們。

約翰幫助夏洛克躺下床,而當夏洛克躺在被子下,他仍然站在床邊。夏洛克睡意濃濃的朝他眨眼。

「你想的話可以留下。」

約翰沒有問為何他會這樣做。他脫下牛仔褲和襪子,拉開被子躺下。夏洛克在床上動了動為他讓出位置。他的呼吸緩慢輕鬆。但這不能阻止約翰每隔數小時就醒來一次,但每次他轉頭看的時候,夏洛克仍然睡在他身邊。約翰睡回去。

*

早晨的時候,約翰第一個醒來。

夏洛克在他身旁睡著了,在約翰醒來時也驚醒。他碰了碰約翰的手腕。約翰不願意移動。「早餐。」他說。

「我不餓。」

約翰餓了,他很驚訝的發現。

「我很快回來。」

夏洛克在床上坐起身。「不,我跟你一起過去。」約翰注意到他一邊的身體上有瘀傷,在他移動時他發出痛苦的呻吟。但他

跟著約翰來到起居室坐上自己的位置上。

「茶?」約翰問。

夏洛克盯住他看了一陣子。

「夏洛克?」

「不,我只是—是的,來點茶會很不錯,謝謝你。」

約翰走進廚房找茶壺,順便看看有沒有麵包可以烤。當他拿著茶壺回到起居室,Mycroft 已經坐在夏洛克對面的椅子上了。夏洛克冷靜的說,「在那麼多人之中你最不該覺得驚訝。」

「我沒有覺得驚訝,夏洛克。」Mycroft說,「我在五個月前就知道你還活著。」

約翰把茶煮過頭了。

夏洛克問,「但你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過?」

「我—」Mycroft打斷自己的話,「我曾經破壞你的信任。這種事不能再發生。」

夏洛克凝視他的哥哥。

「多愁善感?」

Mycroft的傘子叩著地板。他拿著傘子戳戳夏洛克光著的腳掌,然後,以即使他們也會感到驚訝的速度,向前走並在夏洛克的頭上落下一個吻。當他坐回去時他糾正夏洛克。「道歉。」

夏洛克盯住Mycroft 的臉,他坐下的姿勢,他放在傘上的手。約翰屏著呼吸。「我也會做同樣的事。」夏洛克說,「在我發現他到底想做什麼之前。我不認為這能怪罪於你。」約翰鬆一口氣。夏洛克看向約翰,「雖然約翰明顯怪罪過你了。」

Mycroft 看著墻上的某處說,「即使約翰要保護世上所有的一級秘密他也不會背叛你。」

「對,」夏洛克說,「他不會。」

既然這話沒有明確的結論,約翰拿出三個茶杯並坐在最靠近夏洛克的椅子上。他比較想坐在他對面好確定—夏洛克抓住他空出來的手。

「怎麼了?」約翰問。

「你剛才認為我又會消失。」

約翰抓緊他的手。「你可能會。」

「我已經做過一次了。」夏洛克說著。他不確定的微笑。

「無聊。」

約翰在靠向椅背,夏洛克的手仍然握住他的。

*

Lestrade 短信找他:怪異的案子。要來麼? Greg

夏洛克看著他。「Lestrade ?」



「是啊。你有興趣看犯罪現場麼?」



夏洛克歪歪頭,他笑了。



「可能會很有趣。」



「那麼你對此沒有異議?讓別人知道。」約翰不確定這邊的規定是什麼。



他們討論了很多事情,但還沒有討論過這點。



夏洛克回答,「是的,嘛,某人用了很多時間試著要幫我回復名譽。我可不願意看見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勞無功。」



約翰聳聳肩。「我有些預計之外的空閒時間。我無聊了。」



無聊。夏洛克對自己重複。



「好吧。該走了。不能讓Lestrade 等太久。」他大聲說道,「我們出門了,Mrs Hudson, 應該很快會回來。」



夏洛克截了計程車,他們上車後約翰笑出聲。他一直笑著,連呼吸也顧不上。



夏洛克問,「怎麼? 怎麼了,約翰?」



「沒有人留意到。我們剛剛—我們剛剛截了輛計程車上車但沒有人注意到。沒有人在乎 」



「這不是你想要的麼?」



「是的,但—是的。」



「那就行 。」



他們互相靠著坐在計程車裡,倫敦的燈光在他們身旁略過。約翰發現自己再次抓著夏洛克的手。



會有人說閒話但約翰不在乎。



警察已經在裡面了。

大概是第一次,夏洛克跟著約翰進入犯罪現場。他站在門邊。約翰咳了聲,他的心中充滿了喜樂和放鬆。「帶了一個人過來,希望你們不介意。」

Lestrade轉身。「這是個—夏洛克。」

「是的。」夏洛克跳了跳。

「Hello。」

Lestrade衝過房間握緊掌頭。約翰在探長的手碰到夏洛克的臉之前捉住他。

「你該讓他打我的,約翰,」夏洛克說,「我大概的確該打而且你—」

Lestrade看著約翰。「你沒有打他?」

「我—沒有。」

「那麼你真不該阻止我。」

「Greg—」

Lestrade甩開約翰的手。

「你從葬禮那天起就沒有這樣叫過我了。」

夏洛克凝視著約翰。

「當真?不光是Mycroft,所有人?」

「包括我自己。」約翰說。

「是我做的。」夏洛克的雙眼瞪大。「我。你為何要怪責—」

「夏洛克。」Lestrade 嘆口氣抓住夏洛克的手臂。「你一點都沒有變。」

「為何我要變?」

「隨便了。你會留下是吧? 其他人會有問題的。」

「人們總是有問題。但你有個屍體在逐漸冷卻。我能先告訴你要該抓住誰,再討論我是怎樣回來的部分麼? 反正Mycroft 已經在處理大部分的文件了。」

Lestrade有一秒看來想再打夏洛克,考慮過後他粗魯的抱住夏洛克的肩膀。夏洛克沒有移動而當Lestrade 放開他的時候,他一臉迷惑。Lestrade搖滾頭。「你完全不知道。。。」

「什麼?」

「你是個自大的混蛋而你讓我們部分人,特別是約翰,哀傷了足夠三輩子的量。但我很高興你沒有死掉。」

夏洛克安靜了一陣子。

「謝謝。」他回答,試圖用合適的方法回應。「你要知道兇手是怎樣進來的嗎?」

「老天,要的。」

*

約翰在凌晨三點鐘醒來,因為他的房間是空的而且他聽不到夏洛克在樓下的房間裡。一邊的床上仍然散發出體溫,約翰慢慢的吁氣。他能聽到小提琴的聲音。

夏洛克站在窗邊,手肘屈曲拉扯。他在作曲,約翰認為,至少約翰不認為他演奏過這首曲子。夏洛克的目光越過小提琴望著他。

約翰坐下看著夏洛克。無法移開視線。

夏洛克完成之後,他坐在約翰對面。「我弄醒你了?」

「你—與小提琴無關。你離開了房間。抱歉。It's probably - for a while。」

「我很抱歉。」

「你已經說過了。重複不像你的風格。」

「過了十八個月了。或者我學到了—」

「什麼?」

「想念一個人是怎樣的。」

約翰說,「我曾經懷疑過這點,你知道。當我交給你艾琳艾得勒的手機時。如果我死掉了你的反應會不會都是一樣。你會不會去抽根煙然後回到顯微鏡前。」

「約翰。」

「當然了,我們現在知道她根本沒有死掉,所以這或者是個壞例子。但我那時候想著,即使如此我也不介意。我覺得即使我不在了你也能好好的生活。而當我發現。。。當你回來的時候你覺得我會幹嘛? 你說過的,那是什麼來著?六成機會我會打你,有百分之十五的機會我會暈倒。有百分之五是你想不到的。那麼還有百分之二十。」

夏洛克盯住自己的雙手。「一成機會你會找警察。還有一成機會你會吻我。」

房間的空氣彷彿被抽走了。「而那是—你希望這樣?」

「是。不是。我不清楚。」

約翰保持聲音平穩。

「那也不像你。」

「我不想—我沒有改變太多。不是那方面的。但是我—」

但你握住我的手,約翰想。

你一直躺在我身邊而當我嚇醒發現你不在的話,你也會被我影響。 「過來。」他說。夏洛克從椅子滑落,跪在他們之間的地毯上。他把雙手放在約翰的腿上,掌心向上。約翰用一隻手握住對方的一隻手,另一手撫上夏洛克的臉頰。

他吻了吻夏洛克。「我愛你。」他說,這話他從未能在墳前說出來。「還有我想念你。歡迎回家。」

夏洛克的雙眼發亮,他的臉太接受近約翰所以沒辦法看到他的表情。他的嘴唇擦過約翰的,給他一個乾燥短暫的吻。 他坐在地上,就在約翰的腿旁邊。他要求,「告訴我你是怎樣做到的。我看了你的博客。告訴我你是怎樣拼湊的。」

「你不是早知道了麼?我以為大部分時間你也在附近來著。」

「那麼把我錯過了的部分告訴我。」他的左手在地毯上畫著圖案而他的右手在他的頸子上繞圈子按摩著。約翰捉住他的右手,然後開始說話。

Untitled Crossover of House and Sherlock

Crossover of House MD & Sherlock
Title: haven't got one yet...
Warnings : mild slash, eventual House/Wilson and possible Sherlock/John, with spoilers of The Great Game and 617&622 Knight fall, and Baggage. You have been warned.
Gene: Hurt/Comfort, possible torture scenes? evil! Sam and jealous! Moriarty

---

'I will outlast you,' he said, well, we'll see 'bout that, Samantha thought idly, as she was already planning a way that would make sure the arrogant bastard who made that statement won't be able to prove that point. And she knew just the person who would be able and be willing to help. Might as well, though he's in some kind of trouble a few mouths ago, he had gotten away with it, even with the CIA and MI5 had been looking for him ever since the incident that happen to the swimming pool explosion, he had been their suspect for it. Two people were injured, according to the news, though they won't tell who they were, but she got her own information source. Unfortunately for her friend though, one of the injured young man have a brother who work in both the CIA and MI5, or at least, said brother knew someone who work in the two interment officials, seeing it's unlikely for a person to work in both governments, no matter how close their bonding is. Anyway, since the said brother had been looking for her friend, which made him - his name is Jim, by the way, just like her lover is - have no other choice but to hide himself, none might find him expect few he had trusted. Lucky for her though, he would normally say no for this kind of things but now he had nothing better to do, he would do anything just to kill the boredom. And also because she is one of those person who might reach to him without anyone else interrupting.

So she told him all about her plan when she was finally able to talk to him alone, and he agree to help, so they goes on with their plan.

***

Wilson woke up this morning find that his girlfriend was acting weird, in fact if he had anything to go by, he'd say she looked pleased with herself, or better yet, she looks like she had find a way to deal with a problem that had been bothering her for quite some times. Little does he know that his thought were all true, and by any means, her so called 'problem' was a certain person named Greg House. But right now, Wilson had no idea what this peaceful evening would turn to, so he simply simile and kiss his girlfriend lightly on her checks.

'Have you got your breakfast yet?' he asked, 'I'm sure I could got something from here, how about pancakes?' he began to cook it without waiting for her reply. It's not like she would hate it.

Samantha smile faded away as soon as his back was turn to the pan. GOD he hates pancakes, it makes her looking fat, and also because James have been keep cooking that once House had moved out of the condor, in the beginning she'd told her lover that she appreciate his effort and his cooking is delicious, but she don't really like eating all these kind of stuff in the morning, thank you very much, she'd rather go for an egg or two, if you don't mind. And he'd nod, said he'll remember that next morning, but he won't, and the routine would repeat on and on until she give up. So she simply ignore it for a day or two, until one day she finds out that the reason James keep cooking that was because his so called best friend, is the one who loves pancakes. And finding this, and among other things about James and that.. jerk, and the bonding between the two makes her no choice but to act on it.

She can't let James knowing though, he would break up with her or something, if she don't do it well, he'd thank her one day. But right now he's still in danger. She had changed, but not in the way that James had expect. And besides, she's simply protecting her man, House had been using him for god know how long, and poor James can't even figure it out. She feel sorry for him, he's a good fellow, he deserve someone so much better than a selfish bastard, namely Greg House.

His pager went off. 'I've got to go, see you!' he took off. She tried to stop him,'Wait, where are you going? It's Sunday!' 'I'm a doctor, Sam, you knew it, doctors don't work on schedule, because patient won't die on schedule.' with that he's gone.

Okay, she hadn't expecting that, but hell, that might be her benefits.

***

221B, Baker Street, London, UK

Sherlock, I have find the possibly location of a certain M, call me if you want to know about it. MH

John saw Sherlock's phone message, and Sherlock himself is in the bathroom, so John yell at him, 'Sherlock! You have a message! It's your brother!'

'Delete it!'

'He said he find where a person name M might be?' John reply, confusing hinted in his voice.

Sherlock got out within seconds, 'What? What else did he say?'

'He told you to call if you want more information, and that's it.' Sherlock is dialing Mycoft's phone before John had even close his mouth.

'Sherlock? What's wrong? Who's that M?'

'One moment, John, I'll tell you later.'

"Mycoft, you said you have located him, where is he?' Sherlock asked firmly as soon as Mycoft picked up the phone.

'I said it could be, noting is sure yet, Sherlock.'

'You won't told me if you're not certain of it, where is he right now and what had he done?'

'He kidnap a doctor in New Jersey, America in case you forgot.'

'Yes, I am aware of it, what's so special about this victim?'

'No data, his friend was panic, one would assume they're more than friends, but one thing is curious, though,'

'What is it?'

'Said friend's girlfriend act like she was sorry about the incident, but it feels like she's actually overjoy, don't know why though.'

'Yeah, well, that's not that important.'

'Look, if you want I could give you and John two tickets to New Jersey right now, you know how out cousins work.'

'Thank you, Mycoft, but no thanks, we'll manage that.'


'What is it? Sherlock?' John ask as he watch Sherlock give a sigh and started to mumbling something about packing. 'Sherlock? Are you going somewhere? And what is Mycoft talking about? In that message I mean?'

'Yes, we are going somewhere John, pack your things, we need to go to the America.'

'What for?'

'Mycoft finds out where Moriarty is.'

'Mor... wait, what? Sherlock you can't endanger yourself like that!'

'If your statement is true, I would be going by myself, Would I And I had to, someone might died if I don't go.'

'He.. use people as his voice again?'

'Yes, no, I don't know, all I know is that there's a doctor in New Jersey at his mercy right now, I had no idea why he change his tactic.... oh, I know!'

Keep an eye of the girlfriend, she might be a key role. SH

'Sherlock? Why he's go all the way to New Jersey just to kidnap a doctor? What's so special about him?'

'He might just turn up at the wrong place in a wrong time, I have no data. Come on John, pack things up, we need to go within a hour or it would be his 6 killings.'

'Yeah, we almost made his 6 and 7 goals, why don't you think of that?' John mutter under his breath. Sherlock smile, 'Come on, you invade Afrahaitan with the American, I though you would be tilled by the fact that you could go and visit some of your friends in army, besides, you never been there before, am I right?'

'Oh, yeah, I haven't.'

---

not the whole story, I will upload the rest in a couple of days, but even in my draft it's still not finished yet, so bear it with me. Thank you

Hotdog issue 31 page 32-33

..well, I got a copy of the Hogdog magazine issue 31, and I find that it got a season of 'What the hell happened to... the DEAD POETS from DEAD POETS SOCIETY'
now as unfortunalty as I was, that page had been cut a tiny bit, and to top it all, the cut was the part they got RSL's info ! I know it's not really a big a deal, seeing it's a 2002 thingy.. (the cover of it was Two Towers..) but since I am an Robert's fan, and I don't think anyone else had notice this, so I am hoping that someone else would got the copy of it, and.. hopefully, let me know of what they said about him in that magazine.. :P

Tags:

Ringers : the Lord of the Fans

LOTR的演員知道同人的事....
這節目提到Secert Diary of the Fellowship... , 他們還讀了一些.... Legolas(OB) , Aragorn(VM), Pippn(Billy Bolyd), Gilimi 和Frodo(Elijah).. .的部分..默死

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看到OB就很想叫他坐好.... 老V你說明可以再大聲一點沒關係..... 死.. 又在吐糟.... 所以1 和2 號本命都是吐糟王... |||
他們提到SLASH的時候放了一些同人圖.... AL和FRODO/SAM是例子..死


Tags:

Forever

這劇到底有多少個人用左手寫字?

foreman填表時用左手...怪了, 他用右手寫白板的啊.... 他是左右手均可以用的人- -? (但s3 (311?) 時他是用左手寫白板........
LE是左撇子, 還有RSL...

重看這集才記起4MAN病過....(之前把這線完全54的人(被FOREMAN FAN 打死) RSL用左手拿叉子吃食物的時候很別扭, 不過很可愛(心(喂)
小貓這集很美~~~狐狸....這集不是他最美的時候..(默(那是ALL IN)  不管, 反正這劇能看的就只有這兩母子...... 一家3口一起走進辦公室(本來想說一家4口齊斷症來著, 不過看到聖女連忙改口...)

等等..... 狐狸你自我邀請上狼家? .................. 狼! 把他吃掉! (喂
..一起下班呢....(啥? 大家見慣不怪了? )
 

 311的結尾實在………… 把這個與S5放到一起的感覺很妙…(?)

 

我看S3劇透的時間基本上就在叫狐狸你打死狼吧!” (<< 此人已瘋) 把這個和當時PEARL放的S2 STACY線就造成我做那個狐狸拍狼門, “What the Hell do you think you’re doing?” 再打他一拳的怨念夢..orz

 

312的預告.. pearl剪的版本是, 聲音是狼的“ I’m sorry.” 然後接狐狸的”Is this….. an apology?” 再接狼的”If you don’t like it, I can stop.” 以及狐狸的”Please, keep going.” 雖然放的不是那段….卻難特得地出現了兩次(一次?) 狐狸, 也是他被表白(誤很大) , 是道歉那幕, 剪的人在想什麼…orz